》程杰

  在吃喝玩乐皆消费的春节期间,抢红包无疑是春节期间“创收”的一种重要方式。同时这对于企业而言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而对许多普通人来说,面对套路越来越多的红包活动,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又是一年春节,新冠疫情的阴霾依然挥之不去,因此今年笔者积极响应号召,就地过年。

  相较于往年,今年笔者开始关注互联网红包大战,是从乐视的“欠122亿”开始的,当它和百度、快手等发上亿红包的图标摆在一起时,强烈的对比让笔者突然意识到今年的红包战场非同以往。

  一边是人们的“报复性”消费,另一边,据各个平台公开的数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参与到春节红包活动的互联网公司,一共发出了155亿元左右的红包,这个金额相较于2020年春节期间的约60亿元红包金额,翻了一番多。

  1

  平台越发越多,用户越抢越少

  春节红包的大规模兴起,起源于2015年春晚,微信在春晚推出摇一摇得红包的活动。当晚人们一共摇了110亿次微信,微信红包的发送量超过了10亿次。那也是我们大多数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始抢红包。春节期间的红包大战的序幕也由此拉开。

  如今抢红包早已没有了红包兴起时,摇一摇抢到红包的惊喜、集五福期待开奖的憧憬。记得早期每到过年的时候,网络上各种所谓的抢红包神器层出不穷,俨然已经成为一门生意。而笔者今年在一些平台上进行搜索后,除了各种攻略和经验,所谓的“抢红包神器”几乎已经消失,不用动手,就可以抢到红包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既然要抢红包就要选择大的红包来抢。此次春节期间,笔者主要是参加了支付宝、拼多多、抖音、快手、微博的抢红包活动,最大的感受就是――都是套路。2015年春晚红包只要动手摇一摇就可以得到红包,而如今,伴随着五花八门的附加任务,往往是“一顿操作猛如,最终到手一块五。”

  支付宝集五福今年多了写福字,增加得五福的机会,以往到这个时候往往是此起彼伏的求“敬业福”,而这次仅仅花了10分钟,通过写福字,就集齐了五福。为了避免偶然性,笔者用之前未参与的朋友的账号,10分钟之内同样完成了集五福的活动,而最后也都不出所料地获得了1.58元的红包,相对于其他支付宝红包比较友好的就是,五福红包可直接到账用户的支付宝账户,不设门槛。

  通过身边其他朋友了解到,在参与其他活动中,无论是蚂蚁种树,还是小鸡庄园,会获得额外的红包奖励,还有电影优惠券。另外赠送的10元百亿补贴淘宝券,使得笔者此次支付宝抢五福后,反倒是消费了一箱牛奶,而身边通过获得消费券“剁手”的朋友也不在少数。

  抖音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春晚抖音红包总互动次数达703亿次。作为春晚的独家合作伙伴,抖音的红包与春晚节目的播出是同步的。对于笔者而言,往年都是与家人一起看春晚,今年为了抢红包下载了抖音,却没有通过抖音平台看春晚,只是参与了活动,刷了不少短视频同时关注了大量的主播,但是最终也没有集齐卡片。红包最终只有1.31元,而抖音的提现规则为,每次最低可提现1元,每天最多可提现5000元,而红包提现截止日期为3月5日24点,逾期将清零。花了不少时间,笔者勉强达到提现门槛。

  而在春节前抖音上线了抖音支付,绑定银行卡会有相关现金返现,以及优惠券奖励,因此笔者也绑定了银行卡,并且第一次利用抖音支付购买了商品。

  快手推出的温暖好运年,过牛年分21亿。笔者在6.6新春愿望金的活动中,通过邀请三名好友获得了相应的奖励,如果想要继续获得奖励就需要邀请4名好友,并以此递增。在“万元现金红包”活动中人均领取红包近40次。但是笔者与大多数人一样,每一次都与万元红包擦肩而过。快手的提现门槛为0.1元,提现关闭时间为2月26日。这个金额基本多数用户都可以达到。

  百度推出集金卡活动,所得红包截止时间为2月28日24:00,要求为“满5元可提现”。百度的助力活动,只要邀请人助力就可以得到红包,朋友圈也有努力的朋友晒出了百元奖励,而羞于朋友助力的笔者本人,则默默地加入了互助群以及发微博,加入群聊后消息迅速99+,刚发出的求互助的消息瞬间被淹没,甚至有的人发红包来请别人帮忙助力。虽然集卡本身获得的红包数额较少,但是通过炸年兽等活动可以获得较大金额红包,笔者最后获得了6.32元,基本满足了提现门槛。

  拼多多则打出了“分28亿”的最大红包的旗号。然而除了有提现门槛,收取手续费,辛辛苦苦积攒的红包提现只有随机的几毛钱,甚至有微博网友通过百余人的助力最终提现了20元,但是扣除20%手续费后只获得了16元。

  拼多多的摇红包活动,你总是“幸运的”那一个,就差个位数便可以拿到大额红包,“明确”告诉你还差两到三个人就会成功,试问谁能不心动。当笔者下定决心邀请了亲人朋友助力后,却突然发现,原来已经被套路,提现数额似乎永远只差“亿点点”,身边的朋友经过奋战也多是被消耗得没了脾气,无奈只能感叹“认真你就输了。”

  与此同时,笔者发现在黑猫投诉上,关于各大平台抢红包活动的投诉也激增,提现难、虚假宣传等投诉屡见不鲜,真实惠还是真套路,当平台用所谓的红包来收割流量时,用户也在心中默默打分。

  2

  越来越多的时间与社交成本

  红包抢得少,不是因为你不努力。在百度、快手、抖音等平台的红包分发中,尽可能多的参与游戏、观看直播、下载软件,获得额外红包奖励就会更多。这种玩法背后无疑是通过用户更长的留存时间和更多互动来打造更美观的数据。由此可见,“时间就是金钱”在抢红包大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通过笔者自身抢红包时间成本的计算,支付宝的集五福和写福卡活动,每一次大概花费时间在5分钟。百度集金卡的活动包括了下载相应APP、完成搜索任务等,每次花费时长大概7分钟。抖音的许多任务需要观看特定时长的视频,以及下载相应的APP,每次花费时长大概在15分钟。同为短视频平台的快手在观看视频、下载APP的基础上额外增加了掷骰子和闯关的玩法,每次花费时长大概为16分钟。

  拼多多通过摇红包活动获得随机奖励,一开始是4、5元,之后便只有几分钱。同时还有微信拼红包、现金大转盘等,而提现门槛为20元,未满20元提现显示0.1――5元,往往只有几毛钱,随着摇红包的次数增加,获得金额逐步减少,0.01的增长使得花费的时间往往被大幅延长,而在当周周日前会清零,即使最终兑换,还会收取20%的手续费。而有的人提现后获得的是对应的优惠券。

  这还仅仅是用户付出的时间成本,事实上,由此带来的社交成本可能更多。即通过组队、面对面扫描、助力等方式获得红包,一般支付宝和快手需要2人助力,百度需要4人助力,而拼多多需要的人数则难以定量。而且能带来最大红包的往往是新用户,因此你就会发现,获得红包最大最多往往是家里的长辈们,他们往往是“新用户”,是目前互联网平台所瞄准的下沉市场的用户。

  互联网平台依托春节展开的红包大战,看似红包满天飞,但是用户分得的红包实惠则日渐“摊薄”。同时伴随的玩法越来越复杂,虽然这也是平台自身的无奈之举,为了争取用户更多的留存,但是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用户参与的积极性。

  值得关注的是,红包获取、提现等的难易程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用户对于平台的印象,虚晃一枪还是实实在在对于用户而言自有判断。红包一时热闹,而缺少了红包补贴,这场声势浩大的流量争夺战,各家平台能够剩下多少战果,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平台的内容和服务的质量。

  即便每年都在抱怨红包套路深,但是到了新的一年,大部分人依然会乐此不疲地参与到红包大战的争夺中去,抢红包已然成为人们过年的惯性动作。对于笔者而言,抢红包虽然数额不多,但是确实和家人朋友多了互动的方式,也不失为一种春节期间的另类“娱乐”方式。(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