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做法看似市场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实则整体风险并没有降低,银行通过这种方式只是将风险转移到投资人那里,后续存在潜在的风险外溢问题。从长远看,此举治标不治本,还存在风险被转移后带来的风险外溢等问题,值得警惕,应加以规范。

  近日,4家农商行定增获监管批准引发业内热议,主要原因是安徽舒城农商银行、山西阳城农商银行、江西芦溪农商银行、张家口农商银行这四家农商行均要求投资者在认购新股的同时购买该行不良资产。根据公开信息披露,近年来,在募集资本“补血”的同时搭售不良资产,已在中小银行圈内日益流行。在此之前已有多家农商行,甚至城商行在定增方案中明确搭售不良资产。

  这种“卖一筐苹果搭售半筐烂梨”的做法,为什么会有机构和自然人愿意“埋单”?在笔者看来,这其实不难理解。商品的价格由价值决定,敢在定增中“搭售”不良资产的银行股份,绝大多数处于一种“有钱也买不着”的稀缺状态,一旦抛出,不愁市场不埋单。同时,一桩买卖最终能否达成,主要看的还是双方的心理价位,如果卖方给的价格够低,肯定会有买家进场。此外,如果投资机构有足够实力,在帮助银行化解不良资产的同时实现双方业务互补升级,最终达到“1+1>2”的结果,这也是监管部门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从近两年的实际情况看,能否达到最理想的结局,要画一个问号。

  首先,从中小银行的角度来说,在定增中搭售不良资产属“无奈之举”。近年来,受诸多因素影响,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问题日益凸显。除了一些上市银行和发展较好的区域性银行,还有大量非上市中小银行在补充资本金方面存在困难。此外,大量中小银行在公司治理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如果不从根本上提升风控能力和经营水平,对投资者而言,可能不仅面临定增股票价格缩水的风险,还要面临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的风险。

  其次,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做法看似市场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实则风险不小。市场化的搭售可以在短期内补充银行资本金,还有助于化解不良资产,满足监管的指标要求。同时,由于银行把不良资产打折出售给资产管理公司会大规模消耗拨备,而以搭售的形式卖给投资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银行当期利润和资本金的损耗。但在这个过程中,整体的风险并没有降低,银行通过这种方式只是将风险转移到投资人那里,后续存在潜在的风险外溢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搭售不良资产的一些农商行已被监管部门列入高风险机构,另外还有一些存在不良贷款率、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指标均未达到监管指标值等问题。对于这些“问题银行”,需要警惕其通过这种方式向市场“甩包袱”。买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买不良资产送定增股份,对于投资人来说,相当于承接了溢价的不良资产。

  从短期来看,通过定增搭售不良资产,银行可能“一举多得”,但从长远看,此举治标不治本,还存在风险被转移后带来的风险外溢等问题,值得投资者警惕。监管机构也应防微杜渐及早关注,同时加强跨部门合作,对相关行为加以规范。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陆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