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图 000792_0

  三季报还未到披露的密集期,雷声却开始密集起来!

  10月12日晚间,今年刚刚恢复上市的盐湖股份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盐湖能源于2021年10月11日收到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关于对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告知函》,盐湖能源历史上在未取得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对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炭资源实施开采的行为涉嫌非法采矿罪。盐湖能源拟将非法采矿产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及时退缴至公安机关,预计会减少公司2021年度利润3.57亿元,具体金额以有关机构认定为准。

  与此同时,还有一家上市公司:豪悦护理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参与期货投资,截至2021年10月11日,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6934.15万元,剩余权益8375.85万元。公司2021年期货投资风险敞口和可能面临的最大亏损额为2021年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金额加上剩余权益,合计1.53亿元。

  加上此前一些个股出现的利空消息,近期市场上的“雷”逐渐增多。而随着三季报的披露,业绩雷可能也会明显增加。比如前面大幅冲高的电力股,三季报就可能面临大面积亏损。12日晚间,粤电力A就预计前三季度亏损1.9亿-2.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高达15.69亿元。

  锂业巨头突然出事

  盐湖股份周二(10月12日)晚间突然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湖能源”)于2021年10月11日收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公安局(以下简称“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关于对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告知函》,盐湖能源历史上在未取得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对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炭资源实施开采的行为涉嫌非法采矿罪。

  公告显示,盐湖能源于2012年成立,主要负责公司原金属镁一体化项目配套工程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矿建设、运营。盐湖能源在未取得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对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实施煤炭资源开采,系违法采矿行为,按照省委省政府相关要求,盐湖能源全面停止了矿区一切活动,开展矿区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公司已将盐湖能源列入僵尸企业,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要求,盐湖能源前期已经计提了相应资产减值准备。

  受青海省木里矿区某民营企业非法开采煤矿突发事件影响,2020年10月8日,海西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公司的子公司盐湖能源下发《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告知函》,海西州人民政府(赔偿权利人)将依据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专家组出具的木里矿区生态损害评估鉴定结果,与聚乎更矿区3、4、7、8、9号井,江仓矿区1、2、3、4、5号井,哆嗦贡玛矿区等涉及的相关企业开展损害赔偿磋商(诉讼)工作。目前,盐湖能源正在与有关部门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工作。

  2020年10月30日,盐湖能源与海西州天峻县人民政府签订《木里矿区企业退出协议书》,盐湖能源同意按照青海省政府对木里矿区开采企业的工作要求,退出木里矿区,盐湖能源自行承担退出木里矿区所产生的所有成本费用,并依据生态损害赔偿评估结果,承担矿区生态恢复治理费用等。目前,盐湖能源已退出木里矿区,停止在木里矿区的一切经营、生产、销售行为,无实际生产经营业务。

  2021年10月11日,盐湖能源收到海西州公安局出具的《关于对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告知函》,主要内容如下:“根据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地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调查相关工作及相关企业行为线索,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于2013年至2014年期间,在未取得相关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对青海省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七号井煤炭资源实施开采,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之规定,该行为涉嫌非法采矿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为降低贵公司涉嫌非法采矿产生的社会影响及法律影响,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可以及时将非法采矿产生非法所得及收入主动退缴至公安机关。”

  根据《关于对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告知函》,为降低盐湖能源涉嫌非法采矿产生的社会影响及法律影响,盐湖能源拟将非法采矿产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及时退缴至公安机关。根据初步测算,盐湖能源非法采矿产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为3.57亿元,前述退缴预计会减少公司2021年度利润3.57亿元,具体金额以有关机构认定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告知函》及相关法律法规,盐湖能源未来需要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等费用,目前,盐湖能源正在与有关部门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工作,具体赔偿金额以盐湖能源最终签订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相关协议为准。如未来实际缴纳的赔偿金超过公司已计提的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基金金额,将可能对公司缴纳当期的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从已经确定要发生的金额来看,对于盐湖股份的业绩并不会构成太大的冲击。今年上半年,公司扣非净利达21亿元以上。不过,后续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就很难估计了。

  豪悦护理子公司炒期货巨亏

  这年头其实并不怕公司不作为,就怕公司“太作为”。一些公司往往败就败在“什么钱都想捞”这上面。这不,又有公司因此而暴雷。

  周二晚间,第二雷非豪悦护理莫属。该公司公告称,截至2021年10月11日期货结算,公司子公司江苏豪悦实业有限公司(“江苏豪悦”)期货账户还持有焦炭2201合约310手,浮动亏损2416.32万元;焦煤2111合约10手,浮动亏损50.19万元;焦煤2201合约579手,浮动亏损2882.73万元。截至2021年10月11日,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6934.15万元,剩余权益8375.85万元。公司2021年期货投资风险敞口和可能面临的最大亏损额为2021年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金额加上剩余权益,合计15310万元,占2020年经审计净资产的5.49%。

  今年上半年豪悦护理净利润为1.92亿元,下滑超过48%。目前,三季报还未公布,若上述收益计入净利润,估计会对该公司业绩带来较大冲击。

  豪悦护理方面表示,公司期货投资具体品种为焦炭、焦煤,并建立期货交易管理小组成员具备相应的投资和风险管理能力,但公司进行期货投资主要依赖长期对焦炭、焦煤等大宗商品价格跟踪形成的价格判断,投资经验和投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

  公司期货交易遵循公司制定的对外投资管理制度等相关制度,期货投资具有高风险性,其收益具有极大不确定性,公司将有序终止焦炭、焦煤期货的操作,在尽量减少公司损失的前提下,对目前持仓择机进行减仓、平仓,尽快终止期货业务。

  “业绩雷”也开始了

  吉电股份(000875)10月10日晚间公告,由于交易双方对交易核心条款未能完全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公司股票10月11日复牌。比较有意思的是,该股复牌之后并未出现杀跌,反而一度涨停。之所以要交待一个这样的背景是因为,该股在另一则公告披露之前,股价出现了跌停。

  10月12日晚,该公司披露业绩预告,前三季度预计盈利6.72亿元-6.82亿元,同比增长56.77%-59.10%;其中第三季度亏损2200万元-3200万元。公司第三季度业绩较上半年有所回落。一是受产业环境影响,电煤成本大幅攀升,火电发电成本增幅较大;二是7-9月火电机组受季节性影响收入减少。结合股价来看,业绩现阶段对于股价的冲击可能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吉电股份的业绩出现了问题。粤电力公告称,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9亿元-2.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5.69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8亿元-3.8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7.557亿元。公司方面表示,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发电燃料成本同比大幅增长,电厂大面积亏损,公司毛利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

  结合上述两家电力公司来看,可以预期,火电行业的公司可能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成本暴涨,盈利骤跌。而且,应该还不止火电行业,几乎所有中游制造业可能都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一些消费型企业也可能因为成本和需求的问题,三季报堪忧。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市场不但要预防滞胀风险,还可能要直面三季报带来的风险。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点击查看原文]